演唱会应援里的“小生意”
来源:折盒机    发布时间:2024-03-23 15:44:05    浏览次数 1次
毕竟这场演唱会的热度是空前的,或许也是绝后的,带来的经济效益也相当可观。根据西安官方新闻媒体报道,十周年演唱会为西安带来了明显的旅游收入,住宿的线上提前预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738%,带来的门票收入

  毕竟这场演唱会的热度是空前的,或许也是绝后的,带来的经济效益也相当可观。根据西安官方新闻媒体报道,十周年演唱会为西安带来了明显的旅游收入,住宿的线上提前预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738%,带来的门票收入3576万元,直接带动4.16亿元的旅游收入;TFBOYS背后的时代峰峻自然也赚得盆满钵满,拿下演唱会线上独播权的优酷显然也分了一大杯羹。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内娱应该很难再出像TFBOYS这样全员顶流的偶像组合,也很难再“养成”人数极众、粘性和凝聚力又极高的粉丝群体。大屏争锋、灯牌大战、地铁打卡……也许在一部分人眼中,狂热粉丝们掀起的一轮轮应援之战,可能比演唱会舞台上的唱跳还要精彩得多。

  “演唱会经济”这个词早已不陌生,在演唱会遍地开花的今年更是得以彻底复苏,演唱会应援也已成为常见操作,艺人、主办方等各方均能从这片大市场里分得蛋糕。而骨朵试图从微观视角出发,探寻普通人如何从演唱会应援里,薅到粉丝经济的羊毛?

  在演唱会前夕,涌入西安的三小只粉丝们甚至一度比三位偶像更抢镜,她们在西安这样一座古朴的大都市进行着极具现代主义色彩的应援大战,努力彰显着各方的实力与排场。

  TFBOYS的演唱会门票仅有3万余张,和他们庞大的粉丝帝国相比只是九牛一毛,有许多粉丝虽然没买到票,也奔赴西安积极进行线下应援,不过那些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去西安的粉丝,也自有其远程应援的法子。

  “虽然我没去成现场,但是我的ID去了!”“带ID”是指让抵达现场的观众帮自己的社交平台ID和演唱会现场合影,以达到一种远程参与的体验,是无法到达现场的粉丝们最常见的远程应援举动之一。

  不关注粉圈的人大多没办法理解这种借助ID来身临其境的虚拟沉浸,甚至有可能觉得幼稚,但其实在纷繁复杂的应援战争中,在社交平台上晒出带ID合影,线上造势声援支持偶像排面,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因此有不少粉丝愿意无偿帮带ID。

  “反正大多数都只是在现场某个地点对着手机界面的ID拍照,并不复杂,大多是在晚上拍,因为白天对着手机拍容易看不清ID,而且晚上拍出来氛围感也比较好。”一位无偿帮带过ID的TFBOYS粉丝小钟对骨朵说。

  “但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有偿带ID,靠这个把票价都快回本了,演唱会门票0元购了。”小钟介绍,这位朋友这次买到的是2013元的内场票,位置比在场馆之外的ID合拍好,这是其优势所在,而且还设置了一个“视频合拍”的“豪华套餐”,价位在几十元一个。“其实一般这种都是小偿,价格也就在5元左右吧,超过10块的都很少,还有的是帮忙P图ID照片的,那种价格更低,可能一块钱。”

  彩带这种充当演唱会气氛组的物品,在散场结束后通常会被工作人员当作垃圾收走,但对于粉丝们来说,却是相当有意义的纪念品,买到内场票的粉丝捡到彩带的几率更大。“时代峰峻的彩带简直是按吨喷的,有时候都看不清台上人的脸,但对粉丝来说其实也挺好的,能多带点儿回来分给没去成的人,也让他们有参与感。”

  小钟这次没能抢到去现场的票,但是她收到了去现场的同担寄给她的彩带。“我就付了个到付的邮费,有些人带彩带是有偿的,价格不确定,但一定得确认好对方是不是真的去了现场,有的人可能会拿假彩带糊弄人的。”

  骨朵在某社交平台上联系到了一位有偿售卖TFBOYS十周年演唱会现场彩带的网友,她给出的报价是9元5-10片,17元20片,长款彩带12元一条,19元2条,包装则采用飞机盒和镭射袋子。而小钟认为这样的报价算是正常,“之前看过有人卖一包15元,里面也是10片。”而在淘宝上搜索此次演唱会彩带,价格也根据彩带数量在6-25元之间浮动。‍

  实际上,粉丝个人售卖彩带的行为在此前TFBOYS成员王源举办的个人演唱会上就有出现过。上半年王源的“客厅狂欢”个人巡回演唱会中,有一个与粉丝互动的环节是现场撒满王源手写歌名的彩带,初时有去了现场的粉丝为了能集齐全套歌名而互相交换彩带,但很快就发现拼多多等购物软件上出现了批量销售的同款彩带。‍

  “这些彩带有可能是真的,因为当时真的有很多人在捡彩带,有的人拿着袋子埋头装彩带,甚至都顾不上和王源互动了,场面有点尴尬。但是也有不少假货,我朋友从抖音上找一个人买了几张,结果发现发货是拼多多,就知道大概率上当了。”小钟说道。

  小钟还告诉骨朵,像TFBOYS十周年演唱会这样一票难求的,甚至连安检完后演唱会门票副券都有人收,“工作人员检完了可能就随手扔了,但是会有人专门去捡回来,可能是自己留着当纪念,也可能拿出去卖了,演唱会上的一切东西都可能变成钱。”

  在庞大的应援经济产业链里,带彩带和ID、门票副券显然只是蝇头小利,不过胜在基本上没有人力之外的另外的成本。而“带彩带”这件事,甚至还能走薄利多销的路子,从而拥有可观利润空间。比如拼多多上某店铺售卖的“现场捡的”王源演唱会彩带,十个装价格在17.9元,而页面显示已拼1214件。彩带真假依旧存疑,但店家赚到了钱却是肯定的。

  “早上十点多到奥体东门摆摊,一条街已经满了,有大几百家摆摊的,到下午也有上千个小摊了,卖货的比买家多多了,大家的选品也差不多,丝带手环、闪粉贴。”

  一位在十周年演唱会当天摆摊的摊主这样形容8月6号的盛况。该摊主的摆摊业务主要是编发,起初因为竞争非常激烈没有太多人流量,但因其在小红书上发布的一篇帖子曝光较高,而且承诺凭帖子到现场编发送发夹和闪粉贴,手环也有优惠,吸引了不少客流。

  但因为初次摆摊无经验,定价偏低,都在15-20元之间,且免费送了顾客发夹之类,这位摊主最后发现,虽然接单不少,其实扣除成本只赚了一顿饭钱。

  不过经过了此次磨炼,她也总结了不少经验,并且慢慢的开始接9月份的西安演唱会编发预约。

  摊主林文也是初涉摆摊事业,常规编发之外,身为美术生的她还为粉丝们化应援妆。应援妆相较日常妆,用色和妆面都更大胆,林文告诉骨朵,来她这儿做妆造的大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很多是怕自己化不好。

  而她们也大都是在线上就预约好了,并交付定金,然后再来现场找林文化妆编发。“虽然做妆造的摊主挺多,竞争应该挺激烈的,但是我也没受什么影响,我们摊位就我和我朋友两个人,化一套妆再加上编头发可能要在40分钟左右,价格要视妆面的复杂程度而定,通常在60-80元,一天最多也就只能做个十几个,多了也化不了,有很多预约了的最后没做上只能退定金。”

  林文是西安本地人,不追星,摆摊为粉丝们画应援妆仅仅是为了凑热闹,以及赚点儿外快,给粉丝们化妆用的也是自己日常所用的化妆品,成本比较高。她算了一下,发现和朋友对半分之后,自己一天可能只赚了50元。最后她对骨朵感慨道:“以后真不去化应援妆了,太累了,但可能试试别的。”

  林文承认自己摆摊也不可避免受了网上诸多“演唱会摆摊两天,净赚3000+”之类的帖子影响,但在自己实际经历过后,她认为以现在的摆摊内卷之严重,那些能通过摆摊收入很多的,大都是幸存者偏差,或者她们的选品、地理位置很有优势。

  “我旁边的摊位卖拉线娃娃,感觉很好卖,因为据我观察,卖这个的摊位很少。大家都清一色卖一些很常规的东西。”林文说道。除了编发化妆这样需要一定门槛的手艺活,在演唱会现场摆摊更多卖的是纹身贴、手环、闪粉钻等应援商品,但由于卖的人多,所以价格也越发内卷,竞争也更激烈,收益可能并不符合预期。

  应援服、应援帽、钥匙扣、灯牌、应援扇等诸多应援物,都能够准确的通过不一样的需求定制,而这之中,相比较应援服、应援帽等的制作需要一些加工设施,更适合手工达人的是应援扇,购置扇面和相应装饰品,即可自己diy。

  骨朵了解到,应援扇起初是日本演唱会应援文化的产物,粉丝们在扇子上写上自己偶像的名字、标语,或者干脆贴上偶像的图片,来表达自己对偶像的喜爱。团扇在不久之前还是相对不那么泛滥的应援物,有最简单的以文字为主的书法团扇,也有相对更精致一些的书画团扇。

  但曾经在、薛之谦、张杰等多位歌手演唱会现场摆摊多次的白原提及,最近一段时间亲眼见证了团扇作为应援物,是如何从稀有品一步步降级到烂大街的。“其实书法团扇本来也是很有门槛的,起码得是正经学过书法才能卖吧?但耐不住现在慢慢的变多没有练过几年字的也来现写现卖,还有更多的直接批发团扇来卖,价格崩塌,质量也有参差。”

  林文也表示,自己在摆摊途中其实也看到了一些书画应援团扇,“我是美术生,对这么多东西的美观还是比较在意的。很多摊位卖的几块钱一把的应援扇子,对我来说就有点丑了,以后有机会我应该也会试着自己做应援团扇,做的精致、有新意一些,定价应该也会高一些。”

  据骨朵观察,现在市面上的定制应援扇有mini应援扇、双面应援扇等多种分类,定制的应援扇与演唱会现场摆摊卖的几元一把的团扇相比,价格也高上许多,通常在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

  而一位初入应援扇手作坑的博主晓黎透露,自己售价60元的一把定制应援扇,其实利润并不高,扣除材料费也许只有20元的实际收益。“能赚到钱就很开心了。而且一些很精致的定制团扇其实售价可以很高,追星女孩们都很舍得为爱豆花钱的,做出来又能赚到钱又能得到客人的认可,也会很有成就感。那也是我向往的境界,但我现在还只是个学徒。”

  当然,无论是带彩带、ID,还是在演唱会门口摆摊化应援妆、卖应援物,又或者是接单定制演唱会应援物,其实都只是冰山一角,在早已形成一条完整产业链的应援经济里,上述采访对象们能触碰到的也只是零星的极小部分。正如晓黎所说的那样,可能都还处在“学徒阶段”。但在强势复苏、不断裂变的演唱会市场下,也许有一天,“学徒们”也可以分到更多的蛋糕。

上一篇:春晚《年锦》规划师常沙娜敦煌艺术著作集多幅稀有岩画初次问世 下一篇:简略折纸霸气“摄魂勾爪”万圣节手艺组织上了!

0769-82163779

        手机微信:15817530302
企业邮箱:wlyx@miteway.com         传真:+86-769-87759299
总部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金凤凰大道黄洞段三路5号
安博体育官网手机官网
安博体育官网关注安博体育官网